说起西班牙足球,皇马与巴萨是不可避开的话题。经过多年的发展,皇马与巴萨的较量已然成为西班牙乃至世界最具看点性的比赛之一,这场比赛也被称之为“西班牙国家德比”。

每当西班牙国家德比临近之时,盘点历史便成为了一个热门线日迎来了历史首次较量。那次所举办的比赛是为了庆祝阿方索十三世的加冕(国王杯前身),皇马与巴萨在半决赛中相遇,最终巴萨以2:1击败皇家马德里,成功挺进决赛。

当时的欧洲足坛发展远不如当下般平均——英格兰足球水平处于领先地位,但包括西班牙在内的其他地区的足球文化发展较为落后。这几位英国毕业生就学期间已对英格兰足球的运营体系有了一定了解,加之来到马德里后结识了一些本地的足球热爱者,于是乎,在这些英国毕业生的帮助下,西班牙地区成立了首批正规的足球俱乐部,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名为“斯凯俱乐部”。

成立早期,由于资金窘迫,斯凯俱乐部甚至没有办法租用专业的比赛场地,只能在利斯塔大街的一片空地上进行比赛。

1920年6月29日,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正式宣布在马德里俱乐部名称之前加上“皇家”之称,人们熟悉的“皇家马德里”就此诞生。

1899年的10月份,甘伯在巴塞罗那一家非常著名的报纸上发布广告,号召热爱足球的市民们共同出力,成立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

不过相比于此前已经介绍的马德里俱乐部,甘伯运营巴萨的方式较为不同——由于在招募本地球员的过程中屡遭挫折,甘伯在运营球队的过程中着力引进外籍球员,因此巴萨在成立之初便没有几个西班牙球员,球队上至管理层下至球员多为外籍军团。但这样一支球队却冠以“巴塞罗那”之名,在球员流通尚不频繁的20世纪初期自然难以让人接受。

作为加泰罗尼亚地区最为优秀的足球俱乐部,巴塞罗那在上世纪20年代连创辉煌——他们在1920~1928年间五次夺得国王杯冠军,而在场外也大力支持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独立运动。这一态度在巴塞罗那队史的首个官方章程中得以体现,为了表达对于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支持,巴塞罗那队史的首个章程就是用当时已经被禁的加泰罗尼亚文字书写的。

不可否认,西班牙内战对皇家马德里造成的伤害远远大于同为顶级强队的毕尔巴鄂竞技与巴塞罗那。即便重新拥有了“皇家”桂冠,但皇家马德里在各条战线的成绩远未恢复到巅峰时期的水准。1940~1941赛季,皇家马德里在联赛中仅仅取得第6的成绩;到了1942~1943赛季,皇马在联赛中更是跌落到第10位(当时的西甲联赛只有14支球队)。

首回合0:3落败的皇马在次回合全面发威,上半场结束时他们便以8:0领先巴塞罗那。此后,皇家马德里又在第74分钟、第85分钟与第87分钟连下三城,将场上比分改写为惊人的11:0。比赛第89分,巴萨凭借着马里亚诺·马丁的进球扳回一城,最终将比分定格为屈辱的1:11。

佛朗哥意识到,除了枪炮,足球也是一个可以打压“高傲”的加泰罗尼亚的方式。首先,佛朗哥颁布了多项针对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禁令,包括禁止使用加泰罗尼亚语言。此后,佛朗哥又强迫巴萨将队名从Futbol Club Barcelona更改为西班牙化的Club de Futbol Barcelona,并相应更改队徽,还任命自己的亲信担任巴萨主席一职,试图将一切加泰罗尼亚的痕迹从巴塞罗那身上抹去。

据说佛朗哥在次回合比赛开赛之前派出军队包围了巴萨各个球员的老家,如果巴萨球员不在次回合比赛中故意输球,他们的家人就将面临生命危险。当巴萨球员刚刚抵达马德里时,国家安全局的主管就拜访了他们,并提醒巴萨众将是国家的慷慨才让他们有机会继续踢球。进入中场休息时,国民卫队的人甚至公然闯入巴萨更衣室,威胁巴萨众将故意输掉比赛。

战后的前几年是巴萨经历过的最艰苦时期,一场争斗或许就能让整个俱乐部消失。被军队和当权者无情地抑制和清洗,组织的身份已经完全改变了。

这场清洗还影响了球员,参加了墨西哥和美国之旅的球员都被禁赛两年,很多球员被流放国外。俱乐部的队徽和名字都被更改,理由是它们没有充分地西班牙化,而俱乐部的主席由权威竞技当局谨慎挑选。

之后几年球队重新建队,也成就了20世纪50年代更多的冠军头衔。对很多人来说,巴萨在Les Corts球场的比赛就像是那段害怕、痛苦、抑制时期的一片象征着自由的绿洲。

由此可见,尽管没有正面提及1:11不敌皇马一事,但巴塞罗那官方早已确认了独裁者在那个年代疯狂打压自身的真实性。

在1942~1943赛季的西甲联赛中,14支球队的场均进球数为3.91个。巴萨在当赛季取得了14胜4平8负积32分的成绩,最终夺得联赛季军,他们在单赛季一共打进了77个进球,是联赛中进攻实力最强的球队。与此同时,当赛季西甲联赛的最佳射手也由巴塞罗那球员马里亚诺·马丁取得,这位西班牙前锋在26场比赛中打入了30个进球,以绝对优势夺得西甲金靴。

球队在26场比赛中仅仅取得了10胜5平11负积25分的成绩,以1分的微弱优势逃离保级附加赛。那个赛季的白衣军团在26场比赛中打入了52个进球,场均进球数为两个,进攻实力排名联赛第9位,进球数甚至还要低于倒数第3的格拉纳达。除此之外,白衣军团的防守表现也不甚让人满意,他们在26场比赛中丢了50个球,防守表现也只能在联赛中排到第9位(巴萨是当赛季西甲丢球数第2少的球队)。

“对于比赛刚一开始便出现的大喊大叫,我们并没有在意。不过我们万万没有想到事态后来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几分钟后,粗野的动作陡然增加,而当皇马的前锋突破中线时,观众高声起哄,严重干扰了运动员的比赛意识。这样的观众还有什么文明可言?这个荒唐的11比1并不为过,本来还可以进更多的球,也许是20比1。这是个可耻的比分,是个丑闻。但是对于这个不幸,我们还是应该以微笑待之,好像在对他们说:‘既然我们无法进行比赛,那你们就随便吧。’”

“诚然这场比赛应当引以为戒,我们也相信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我们不必责怪巴塞罗那队的某个队员,责任不在巴塞罗那队。客观地说,巴塞罗那踢得不好也不坏,或者说,在那种情况下,他们已发挥到最佳状态了。事情已经就此结束,11分同50分无甚区别,但是马德里队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失掉了他们多次在报纸上被赞扬的精神风貌。”

除此之外,西班牙最受认可的体育历史专家Bernardo·Salazar(他是皇马同城死敌马竞的支持者)在他的著作中证明两名参加了那场比赛的巴塞罗那球员都向他表示自己未受到过任何威胁,从而迫使他们输掉与皇马的国王杯半决赛次回合,这两名球员分别是打满全场的José·Escol和后来担任体育解说员Domingo·Balmanya(Domingo·Balmanya在这场比赛并未出场)。

从比赛本身来看,不少持竞技失利论的球迷认为,尽管比分看似荒唐,但如果结合比赛过程来看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巴萨在上半场比赛开始不久后就被罚下一人,随后又有一名球员因伤退场。由于当时换人制度尚未普及,巴萨只能以9人应战皇马的11人。在主场球迷漫天的嘘声以及不断的干扰中,巴萨的防线全面崩溃,最终在上半场就被皇家马德里打入8球。

至于国民卫队在中场进入更衣室持枪威胁巴萨球员的传言,也有不少球迷提出了异议——首先,皇马在上半场已经取得了8:0的领先优势,翻盘晋级已经板上钉钉,国民卫队在中场进入休息室威胁巴萨球员岂不多此一举?其次,如若巴萨球员在中场休息时遭遇威胁,下半场难道不应该更加兵败如山倒吗?为何双方最终还在下半场战成了1:3?

近年来,也有部分球迷提供了一些全新的素材可供参考。巴塞罗那与当时西班牙政府“不和”的确人尽皆知,但佛朗哥上台后似乎并未通过场外手段强行打压巴萨的战绩。11:1大胜巴萨后,皇马并没有顺利夺得国王杯冠军,反而在决赛中输给了毕尔巴鄂竞技。如若佛朗哥有意打压巴萨、捧高皇马,怎么会让这种情况出现呢?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尽管扑朔迷离,但这场11:1毕竟已经归于尘埃。80年过去,皇马和巴萨都经历了各自的跌宕起伏,但始终保持在世界足坛的一流行列。时至今日,皇马与巴萨的较量仍是西班牙足坛乃至世界足坛最具话题性的德比之一。在适当情况下,不如忘记历史中的纷繁纠葛,尽情享受属于足球的真正乐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