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富比即将拍卖传奇顶级美钻,即法国皇太后玛莉-麦迪奇于1610年获加冕成为法国国皇亨利四世之皇后当日所配戴之后冠上所镶之巨钻,曾获四个欧洲皇族承传,见证逾四百年欧洲历史。

网4月24日消息:日内瓦2月28日苏富比隆重宣布将于5月15日举行瑰丽珠宝拍卖,呈献极具历史价值之传奇美钻“The Beau Sancy”。此枚重34.98卡拉白钻(估价200万至400万美元*),为拍卖史上最具历史价值的重要白钻之一,其曾获四个欧洲皇族承传,包括法国、英国、普鲁士和奥兰治(荷兰),见证逾四百年之欧洲历史。

苏富比欧洲及中东珠宝部主席及瑞士苏富比联主席David Bennett指:The Beau Sancy 是历来拍场上最震摄人心和最浪漫动人的宝石之一,苏富比能获委托拍卖此白钻,深感荣幸。”

“The Beau Sancy”由尼古拉-哈利(即Sancy勋爵;1546-1626)于1500年代中至末期于君士坦丁堡搜集回来,其有可能源自中南部印度近哥尔戈塔城一带,不少史上之巨钻均开采于此,包括“希望之星”(The Hope)、“光明之山”(Koh-i-Noor)和“摄政王”(The Regent)。1604年,“The Beau Sancy”被亨利四世以75000里弗币(25000埃居币)购入并送赠其妻玛莉-麦迪奇(Marie de Medici)。这位法国皇后一直渴慕此枚美钻,尤其当发现 Sancy 勋爵向英格兰的詹姆斯一世售卖一颗比此更大的Sancy钻石更见爱钻心切。她对“The Beau Sancy”的爱慕更可见于法国罗浮宫中弗兰斯二世-普布斯(Frans II Pourbus )所绘画的《年轻人》(the Younger)画中的玛莉-麦迪奇头戴着她于1610年获加冕时的后冠,而“The Beau Sancy”正正镶嵌于后冠的最高位置。

亨利四世被拉瓦莱克刺杀后,皇后逃至荷兰。后因负债累累,她逐渐变卖其资产,当时奥兰治-拿骚的菲特烈亨特烈亲王便以 80000弗洛林币购得当中的“The Beau Sancy”,而此笔巨款为1641年该国当年最大的开支。同年,为了让荷兰联省共和国与其他欧洲强国加强外交关系,这枚钻石被用作菲特烈-亨特烈的儿子威廉(其后登基成为奥兰治-拿骚的威廉二世(1631年-1660年)与英格兰查理士一世及法国的亨利叶塔-玛丽亚的女儿玛丽-斯图亚特(即玛莉-麦迪奇的孙女)缔结婚约之用。玛丽-斯图亚特于夫婿去世之后,她带同其珠宝首饰返回英格兰,目的为支持其兄长查理士二世争夺皇位。1662年,她将“The Beau Sancy抵押以作还债,而在1677年,当奥兰治-拿骚之威廉三世(1650年-1702年)和英格兰国皇詹姆斯二世的女儿玛丽-斯图亚特二世结婚之时,这枚钻石又旋即落回奥兰治-拿骚皇室。1689年,这对夫妇正式成为英格兰的国皇及皇后,“The Beau Sancy”亦因此成为英格兰皇后的珍藏。但因他们膝下无儿,死后钻石最终重返奥兰治-拿骚皇室。

1702年,奥兰治皇室承继人之间的冲突得以完满解决,菲特烈一世刚成为首位普鲁士国皇,便决意放弃承继得来的珠宝,意在得到“The Beau Sancy”,可见其何等珍贵,且闻名于各国之皇族;菲特烈一世更把“The Beau Sancy”镶在簇新的普鲁士皇冠上,作为重点装潢,与普鲁士第一骑士勋章“Order of the Black Eagle”看齐,地位超然。“The Beau Sancy”此后成为普鲁士皇室最大颗的宝石,一直世代相传至今,皇室之仕女常于重要场合中佩戴,包括多个不同的皇家婚礼,辉煌得犹如当初。直至1918年11月,最后一位德国国皇和普鲁士国皇逃亡到荷兰,这御宝一直藏于柏林的西泽皇宫。二次大战之后,这珍宝存于Bückeburg的一个用砖头制的地洞中,后被英国军队发现,并归还普鲁士皇室。战后此枚钻石分别由西泽之大儿子、皇太子威廉(1882年-1951年)及其大儿子刘易斯-费迪南王子(1907年-1994年)承继。刘易斯-费迪南王子死后,再由他的孙儿、普鲁士皇子乔治-菲特烈亲王,即现普鲁士皇室最高决策人(1976年-)继承。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